快捷搜索:

(CCTV10) 《大家》 栏目关于林家翘先生一期的文字

  (CCTV10)“每个人”林嘉桥先生一文(1)

  我们专栏访谈
----------------------------------------- ---------------------------------------
中国中央电视台CCTV10)“大家”专栏林佳丽先生一文稿草稿:主持人:2002年,世界着名应用数学家林佳娇从马萨诸塞州回到他身边清华大学母校是清华大学继杨振宁之后邀请的第二位世界级大师,在清华大学读书已经70多年了,七十年前,清华大学就是起点让林家桥成功,他回到了他执掌七十年后的位置。解决方案:在清华大学校园的中心,有三座新的白色小屋紧紧地连在一起,这是清华大学着名的别墅,现在住在别墅里的是数学硕士的国际应用诺贝尔奖获得者杨振宁,着名计算机科学家姚琦等。我们的“每个人”部门从2003年开始接触林嘉桥先生,但林先生并没有立即同意,因为手头有一份文件要完成。一年多以后,我们接到了林老部长的电话,告诉我们,林的文章已经敲定,可以接受采访。主持人:你还记得,你去清华的时候,你是怎么样的,请问你是谁?林家乔:是王大中总统。他有亲戚在国外,所以他经常去剑桥。我记得他刚和我说过话,清华要我们回来帮助清华走向世界一流大学。所以在这个原则下,请帮助我们。主持人:人老了,后来换了个环境,换了个地方住,其实这个决定是相当困难的。那时候你怎么决定,回来做?林家桥:我认为这里的生活环境应该是可以做的,因为有一个陈先生的先例。我愿意回来,愿意回来帮忙,帮助母校。主持人:那个时候你回国了,学校有什么样的计划?林佳娇:有计划的是开发生物学中的应用数学。解方说:林家乔曾任美国数学会理事会主席应用数学,今天的应用数学是一个不为人知的高手。上个世纪,他将数学应用于航空和天体物理研究,分别极大地推动了这两个领域的基础科学化进程。他的“螺旋波密度波理论的伟大成就”被认为是“正确的星系演化动力学和恒星形成的天文学思想产生了革命性的影响”。为此,林家乔原来的麻省理工学院应用数学系一直在在世界上处于领先地位。回到清华,林家桥想在这里做一个新的研究来推动清华的应用数学研究。林家桥:我想我要为母校服务时,我只能自己提供我自己的东西帮助最好的大学,目前应用数学只是大革命的一个时刻,21世纪是生物学的研究,所以近年来我的努力一直朝这个方向发展。主持人:您实际上是从一个专业的发展中挑选出来的,也是一个最前沿的数学领域的问题。林嘉娇:最尖端的问题,
主持人:所以在你回国之后,你会发现,因为毕竟在国内外的技术发展上还有一些差距,所以当你在国内的时候做最前沿的选择,不会遇到一些问题?林嘉娇:大问题啊。
Moderato r:是吗?林家乔:第一个没人认为我是应用数学问题的,问题是他们要做啊。主持人:为什么?林佳娇:他们在做数学实用啊。主持人:为了解决一些实际问题。林佳娇:真正的问题是重点的方法啊。例如,最好的例子就是现在每个人都去月球,月球是一个工程问题,你怎么弄出来的,然后你可以设计这个里面的机器?这不是一个应用的数学问题,而是一个实际的数学问题。这种事情在中国非常重要。主持人:强调科学技术,不重视科学。林嘉娇:科学的重视不够。所以不能把数学作为一门科学来研究。主持人:这是一个概念上的区别。林家乔:那是这个想法。主持人:这不是条件的差别,是理念。林家桥:对我们来说这不是一个条件,这是一个错误的概念,或者是对思想的误解。在这个国家发现的最大的障碍之一就是这个。解决方案方面表示:在海外,林佳娇担任美国科学院院士,麻省理工学院高级教授;在中国,林家樵是中国科学院外籍院士,清华科技园师傅聘请回国。虽然有这么大的科学气氛,但林从来没有接受过媒体的采访,他说自己总觉得没什么好说的。今年88岁的林青云这次成为我们的“人人”栏目,是他第一次接受电视采访。回到清华大学已经两年多了,国内大学教育研究的现状促使他站起来说话。在各种问题中,林最令人担忧的是国内高校重科学和光科学的现实。林佳娇:现在这是一个问题,而不是找到问题没有找到,而我们又怎么能够回到清华做综合性大学,是不是他们不能进入问题。主持人:其实我觉得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背后,因为国家的需要,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清华大学调整部门的时候,已经成了工程学校,还要建设学校。林佳娇:任何人都没有错,是一种自然发展。主持人:其实过去呢就不得不承担国家的任务。林家桥:是的,中国是一个落后的国家。只能这样。首先当然是要解决实际问题,否则国际地位就会消失。主持人:你在麻省理工学院这样的美国大学里,你是否会在一些国家承担项目?林家乔:很多啊,现在熊了。但是,他认为这不是大学总部的责任,是另一个组织。承担这些研究项目的这个组织,可能比学校使用的资金多十几倍。例如,一个大型的林肯实验室(Lincoln Laboratory),这个实验室基本上是一个军事实验室,学校为他管理。主持人:但这个实验室并不代表一所大学。林家乔:不是说大学,他认为不是大学,麻省理工学院是国家和社会的服务。主持人:是大学核心外围的服务产品。林家乔:服务产品,是偶然的,不是边缘,是偶然的。主持人:产品附带的服务,不能做产品的任务,成为主要的大学。林宥嘉:绝对不行。这绝对是一个观点,人们的薪水比这个高,因为他们有政府的钱。主持人:高于大学。
林爱玲:但是他的待遇休息,大学更好例如,大学里有终身职位(tenure),在那里没有任何东西。主持人:大学给人们更多的开放空间,思考,学习,发展。林佳娇:这个研究和这个研究不一样,就是说如何把这所学校带到一流的大学,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当然,我们也尽我们所能,但我们愿意帮忙。解决方案说:六十年的海外生活,清华园一直珍惜爱丽丝林的母校,在那里他有很多美好的回忆。 1933年,林家乔在学校刚入学的时候,只有二十一岁的林家乔住进了清华大学物理系。当时清华只有一百平方米的小学。但是,一大批海外留学回国的知名学者回国。在这期间,清华可谓是高手,才华。当时林家桥所在的物理系特别繁荣。叶启荪,周培源,吴有训等着名现代物理学家曾经是林的老师。林嘉秋:那个时代完全是美国的教育,我们的老师是美国的博士研究生。 ,这些人给我们的教育是完全符合现在外国大学的精神,那时教师很有限,而且学生也很少,所以他们几乎都是个别的教授,比如我学了叶切孙,三年级的时候教给我们统计学的机制,他在上课的时候,他讲的第一堂课很深,问题都要讲得很清楚,然后讲一些细节,如果你教穷人,只要注意细节。我想现在大概就像叶师父,一个高手的身影,有远见啊,很少,很难,因为学生这么多,你们都不敢这么说,一讲是空的。主持人:你看回到今天,那个时候,与国外大学的差距有多大?
林佳娇:比较小。主持人:比较少。林佳娇:比如说他做过实验的一位老师,当他得知美国的时候,有一群人做了一个测试,当然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导师,也是主人。就像他们两个做实验一样,整个工作组里面有两个人。回到中国后,他继续做这个工作,这个人继续做这个工作。主持人:那就是在同一条起跑线上。林家乔:但是中国的装备还不行啊,一步到不了,装备还不够。他已经做到了,但是速度很慢,那个人的成绩一直很成功,获得了诺贝尔奖。主持人:这也和条件有很大关系。林家乔:这和条件有关系。问题是一个问题。主持人:至少你们从来没有见过的学生,在地平线上,这是一个尖端的问题。林佳娇:是一个尖端的问题。点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