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不做国际学术会议“后排客”——记中国工程院

  不要在国际学术会议上做“后排客人” -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生命科学院院长傅小兵

  科技日报\\ 2012年4月20日星期五
王积荣杨彦罗金王家斌
春耕和播种季节。中国工程院院士,解放军总医院生命科学院院长傅小冰也在医学领域受到创伤。今年2月和4月,傅小兵分别以“工程院院士的建议”的形式向国家有关部门报告了伤口的防治情况。傅小兵是解放军总医院院士中年龄最小的一位,他是一个很谦虚的人,而且记者多次说:“最好的低调报道,我总觉得自己的贡献是不够的,老一代在院士比较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他也是一个认真的人,虽然有些尖端技术已经在临床上使用,但还没有得到广泛的推广,把握的不是很好,推广是不合适的。”在近30年的科学研究中,傅小兵创造了一批“第一”。抚摸创新的风风雨雨,傅小冰感慨万千。
\\ u0026>从背面走到讲台上,傅小兵为什么要创新?他说因为民族自豪感受到了刺激。
\\ u0026>自上个世纪90年代初以来,由于科研经费不足,科研水平低,国内科研人员很少有机会参加国际学术会议。即使他们参与,他们也主要依靠外国朋友的资助。回想起来,傅小兵说当时所谓的参加国际会议,实际上是后面的听众,因为学术界和国际的界限还有很大的差距,没有什么创新成果可以交流。
\\ u0026>傅小兵一见面就不好意思了。在会议结束时,一位资助他的英国学者乔治走到讲台上给他打电话,还有几个中国人的名字。傅小兵的几个人走上舞台登上了舞台。 200多名参会者介绍说:“这就是我所资助的。”傅小兵尴尬,秘密发誓要取得一些外国人认可的成就。从后排走上讲台,虽然只有几步之遥,但困难重重,傅小冰悄然积累了力量。 1994年4月,傅小兵应邀在日本做学术报告。日本外科医学会会长岛岛麻岛教授一走出讲台,就大步前进,坚定地伸手。您拓宽了伤口愈合的概念,将其从体表扩展到内脏,并将其延伸到全身,为分子生物学领域的人们促进受损脏器的修复开辟了一条有希望的新途径。所以傅小兵获得了“第94届日本外科学会青年外科旅游博士奖”。 2000年,他邀请乔治到中国参加会议。乔治目睹了中医的快速发展,并为之惊叹。过去,傅小兵只是国际学术会议的后台观众。今天,他已经是创伤医学领域的“大腕”了。许多国际学术会议邀请他担任主席或主席。 2008年,在加拿大多伦多第三届国际创伤愈合大会上,他被国际创伤愈合联盟授予“国际创伤愈合联盟”的组织修复和再生领域的重要发现以及这些发现在临床中的作用研究终身成就奖“,是该领域唯一获奖的中国学者。
\\ u0026>研究应该接近需求
傅晓兵为何令人目不暇接的创新?他提出了一个重要的教训:研究的重点是及时调整需求。重伤(战,烧)伤是八十年代军事医学的重要课题。为了掌握治疗战伤的第一手资料,傅小兵四次到前线进行实地考察和参战,1987年深秋,傅小兵视察了南方的官兵调查受伤情况,这次调查使他深感震惊,对他的战争进行了探索,创伤研究表明了研究的出发点,一天晚上,一名侦察员踏上矿井,傅小兵瞥了一眼那些士兵,忽然心中一沉,男孩的右腿下部像扫帚一样吹,但昏迷的脸不是太年轻。由于当时的医疗技术不能快速区分坏死区和正常区,为了挽救生命,只有士兵的右腿被切断。小伙子醒来后,看着空裤子,嗷嗷待哺。傅小兵的心情非常沉重:如果有一些先进的技术,这个年轻人可能没有截肢,从前线开始,傅小兵就陷入了实验室,通过动物实验,参与了战争伤害的治疗,2000多人以战争伤害数据系统为例,总结了高速枪伤伤口周围不同区域组织活力的变化,采用光谱分析技术对植入组织的光谱特性进行了研究,发现存在显着差异在特定的波长范围内正常组织和去活组织之间发生光反射,据此发明了一种过滤眼镜,戴着医生可以更清楚地看到正常和坏死区域的边界,这一成就获得了国家发明的三等奖1990年。在上个世纪90年代,大量的战争减少,傅小兵转移研究重点,创造了一个慢性烧伤创面愈合。作为项目负责人之一的傅小冰组织实施了我国第一批创伤修复基因工程新药在中国的大规模临床试验。这一成就使我国急性创面的愈合时间缩短了2-4天,同时将原先难以治愈的慢性创面愈合率从84%提高到94%。一名乳腺癌患者由于辐射过度而未愈合10年,并导致皮肤溃疡,但慢性伤口在用生长因子“休克”治疗后仅42天就已被治愈。
需求在不断变化,傅小兵一直敏锐地把握和把它作为下一个研究重点。据统计,近10年来我国烧伤引起的慢性烧伤创面明显下降,而糖尿病足的发病率由不足5%增加到约36%。面对疾病谱变化的新趋势,傅小兵着重于糖尿病足等伤口治疗研究。傅小兵用自己的英亩三分立足,扭转病人的需求,一次又一次的华丽转型,孕育了一朵开花的创新成果。创新不怕质疑虽然傅小兵当选总理时正处于黄金时代,但科学研究的道路却充满痛苦,一个重大的科研创新,竟然以一种毋庸置疑的声音完成。表皮细胞可逆转干细胞研究傅小兵意外发现2000年的一天,傅小兵在一组皮肤愈合标本中发现干细胞染色发生在应该没有干细胞的地方,傅小兵分析了三种可能性,一是切片误差,但在经过晚期反复切片试验后排除了这种可能性;第二种可能是伤口愈合组织发生紊乱,经过分析,这种假设是不存在的,只有第三种可能性存在:表皮细胞可以b e在生长因子作用下转化为干细胞。这个惊人的发现与传统理论有着巨大的冲突。
\\ u0026>你想报告这个最初的发现?傅小兵向一位老院士求教,院士问他:“有确凿的证据?他摇摇头。院士说:“这个应该是一个重要的发现,希望你能报告,但是我想告诉你,荣誉与风险并存。尽管傅小兵做了心理准备,但还是没有想到这个问题将是压倒性的。老细胞可以逆转到年轻细胞?这对许多人来说简直不可思议。傅小冰百口莫防,因为他对细胞生物本身了解不多,也偶然发现,没有足够的证据来证实。两年后,另一位院士以庄严的意图说:“士兵,这个发现非常重要,但是证据有点像。傅小兵有些鼓,连他自己的老师都有点质疑在研究方向真的是一个问题吗?正如他无奈的那样,盛志永院士不经意间给了他一个提醒。皮肤薄的皮肤没有干细胞,但它为什么能生存?傅小兵从这个问题上得到了很大的启发。这是一个重要的突破。傅小兵在此基础上开展了一项新的实验。七年后,傅小兵带领他的团队不仅在形态,结构和功能方面证明了源自成熟细胞的表皮干细胞的存在,而且还建立了一个系统的体外和体内诱导这种干细胞的方法先后在国际“生物科学”和“国际伤口愈合与再生期刊”上发表系列论文。
\\ u0026>问题是否会切断新芽?傅小兵摇了摇头,对记者说:“如果创新是要打破传统,就会质疑,问题会使研究更加深入。”虽然过去的问题已经成为一种荣誉,但傅小兵并没有放慢速度,把这个结果转化为一个新的临床目标。
\\ u0026>严重烧伤患者不能出汗以后一直是一个国际前沿的问题。在盛志勇院士的指导下,以傅小兵为团队,从细胞诱导分化领域开展了汗腺再生的研究。 2007年,傅小兵带领团队开展了第一个使用人类干细胞进行汗腺再生的国际临床试验。病人是一个厨师,他的手臂几乎和他完美的自我控制一样大小和位置。傅小兵队右臂做了一次再生性汗腺手术,康复后,病人感觉移植部位可以潮起,汗水可以通过汗腺慢慢渗出。尽管只是在本地出汗,但试验的成功证实了使用去分化理论再生汗腺的正确性和可行性,为未来不能出汗的严重烧伤患者的未来治疗提供了创新思路和可能的治疗方法。傅小兵在日记中写道:“人的一生就像登山,只有最后一个人能登上山顶”。创新就像一座山,它只能“Ling,,一望山丘。 “

  关键词:技术研究中国2008工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